【真如】
但在乎是好的,沒有在乎一切就只剩下徒勞與虛妄。
幼年的我常常感到現實崩離,眼前的世界會不會只是一個夢境,是假的,是不存在的,在許多瞬間我會呆住愣住,失去自身的真實感,及長後那樣的抽離感被各種知識學說整理爬梳,才逐漸可以用語文標記,說出來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歐洲哲學叫桶中腦,佛家曰真如。
這個物質常世不斷在變動,誕生跟衰變,唯一所知便是顯示在我意識前的表象世界它恆定流轉,沒有什麼是不變的,既然沒有什麼是不變的,一己之力,或說一個意識的作用力能夠在常世中留下什麼軌跡呢,在終究消亡,或根本沒有存在過的前提下,留下軌跡又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世間本來就無一物,一切有為法都是即生即滅,暫且、好像、可能存有的我,你,世人,萬物,又該怎麼看待一個不小心在現世活了過來這件事?
這好像是在說,如果我參透了世間的本質,放下了執著,那我在人生這個Game裡隨便玩玩就好了反正最終都會結束,而一開始它也是場空,躺平才是大智慧啊。猶如在課堂上,不管我們帶來的即興練習多麽挑戰,戲劇情境多難演,為了平息我心中的焦慮我乾脆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亂做,反正我接受了我自己這樣子接受了我的being,我的存在先於本質。
我已經being了,為何還要to do ,要do what,for what。用即興的語言來說就是,反正要練習讚頌失敗,我那麼認真幹嘛。
我的人生卡在這裡很久,少年得道大不幸,參一個太透什麼物慾都放下接著有大把的時間去了解宇宙要我降生來幹嘛?你在座的各位躺平在家的都是真理的追尋者,不靠擄獲物質這樣的行為來跟現世互動而是直接直球對決生命本質去叩問生命是什麼,基源問題研究法,勞思光為你點讚。
直到我們的身體一再提醒我們,Being本身很好玩,Doing本身很好玩,在忘記目的的時候意識寄宿的肉身他自顧自地發動生物體的喜悅。有在乎才會好玩,沒了在乎,一切真的會很不好玩,一切有為法會不會是夢幻泡影,那是我們心智決定的。決定他,好玩他,再放下他。
Being很好玩,Doing很好玩,Play station很好玩,玩電動很虛妄,得不到什麼物質回饋,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夢亦如電,但真的fucking好玩。
好想要p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