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練,你有無法合作的人嗎]
有。
擔任一對一即興劇教練時
我被問了這個問題
我從2004年接觸即興劇
遇過不同類型的夥伴
-很會丟點子的
-比較擅長接點子的
-能丟也能接的
-沒在聽、常常搞錯的
-不聽、只丟自己要丟的
-聲音肢體很大很強勢的
-猶豫很多焦慮型的
-會有固定套路的
我都能和他們合作,我相信我一定能在不同的人身上有所學習與發現。
我期許成為「什麼球都能接的演員」!
不管遇到什麼人都能和他們共創說同一個故事。
印象很深刻,2009年我和夥伴A討論要不要繼續上某個即興劇課程,她考量的是
「有誰報名?」
因為她覺得和誰一起上課一起玩即興,很影響她的學習與心情。
這震撼了我
我從來沒這樣想過
我覺得和誰都能練也都能玩
現在回看
我欣賞夥伴A的誠實
她誠實看見自己的需求
並且很去感受和不同人合作的狀態
反觀當時的我
就沒有特別打開自己去感受
「和誰玩好玩?和誰能互相啟發點子?」
我就是ㄧ個太母性或太負責的狀態吧
我覺得這完全是可以去覺察的
有時候我們會害怕比較
但感知這些 會讓我們看見:
自己是什麼樣的夥伴?什麼會讓自己玩得開心?擅長什麼?容易被什麼啟發?受不了什麼?會被什麼限制?
也可以這樣去看對方
對方對你而言,是什麼樣的夥伴呢?
覺察之後並不是要自己ㄧ定要選夥伴,而是能依目標而有更多彈性與選擇。
還沒直接回答「教練,你有無法合作的人嗎?」
有1個。
在2013年出現。
·他對即興劇的認知是「先丟先贏!」
在台上都是拚跟搶的狀態
·不管短篇長篇
看到有人要丟點子或換幕
他常會搶著更快壓過對方的點子
·即使演配角,最後都會讓自己變成焦點
比如會用為救主角悲慘而死,成為整場戲的重點(當時我們的劇種是喜劇啊)
·議題常會沒來由和性愛情色有關係
·事後溝通很多次仍沒有改變
當然即使這樣,我們還是能合作演完一個故事。
但是!太累了!身體和心裡都太累了!為什麼要花時間心力做一件這麼累這麼不快樂的事呢?
我覺得這位夥伴需要的是心理方面相關的協助,而不是即興劇。
看見自己想要什麼、需要什麼、有什麼限制是重要的。
不用成為一個時時刻刻都能丟接球的夥伴。